江苏禁毒网


吸毒青少年自述:美好与梦想全部被断送了

  编者按:小玉,一个心怀舞蹈梦的姑娘,17岁初次吸食毒品,最终因毒品折断了梦想的“翅膀”;小吴,今年刚满18岁,却已有近两年的吸毒史,被送进戒毒所强制戒毒;小岳,1999年出生,年仅14岁就接触毒品,成为瘾君子……他们,来自不同的家庭,有着不同的成长环境,却都在尚未成年时走上吸毒道路。记者走进戒毒所,倾听他们讲述自己的吸毒经历,用这些血与泪的教训,告诫人们远离毒品,珍爱生活。

   成长

  【吸毒者说】

  小玉:曾经,我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有盼我成才的爸爸、勤劳朴实的妈妈,还有慈祥的外婆。回想童年,我的心里到现在还是满满的温暖。

  从小我就热爱舞蹈,梦想成为一名舞蹈演员。然而高中时,我开始沉迷网游、早恋,不听父母教导,成绩一落千丈,舞蹈也不再练习了。青春期的我,再也无心学习,到了高二提出退学,爸妈拗不过我,最终妥协。

  小吴:我是独生子,爸爸在铁矿上班,妈妈在家操持家务,他们都不怎么管我,比较顺着我。我从小就喜欢在外面玩,小学的时候就学别人在左手上刻了一个“忍”字。

  初一刚上几个星期,就跟同学打架,我脾气暴、下手重,把同学伤得很重,被学校勒令退学了。退学之后,我就到地下赌场上班,主要就是看赌场、放高利贷,基本上天天都在外面,成了一个“小混混”。

  小岳:我的父母是卖瓷砖的,家里还有两个弟弟,我从小就跟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上到初一的时候,觉得再也学不进去就辍学了。辍学之后,父母送我去技校学技术,我上了几个星期觉得没什么意思,就回家了。不上学之后,也不知道该干什么,就没有去找工作,家里偶尔会让我去店里帮忙干活。自从不上学之后,就跟父母没什么话说了,只能找朋友聊天。

  【禁毒者说】

  吸毒人员低龄化趋势明显,青少年特别是未成年人吸毒增多,家庭教育缺失是不可忽视的原因。未成年吸毒者,大多来自溺爱家庭和放任不管家庭,和父母没有良好的沟通,家庭教育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  

      歧途

  【吸毒者说】

  小玉:不上学后,我时常出入酒吧、夜总会、歌厅等娱乐场所,也认识了很多社会上的人。17岁那年,在朋友生日聚会上,我第一次接触到K粉。第一次吸毒非常不舒服,吸完之后就呕吐,可是经过那次,我变得一发不可收拾,走上了吸毒的道路。

  小吴:第一次吸毒是在一个开赌场的朋友房间里。我看到这个朋友吸毒,觉得很好奇,想试试,就趁他洗澡的时候,偷偷把他的毒品拿出来吸。第一次就吸了几口,晚上睡不着,特别清醒。

  我上班的时间是晚上11点到凌晨五六点,夜里犯困我就会吸几口来提神。虽然吸完之后人是清醒的,但浑身没力气,就傻傻地坐在那里等天亮。到最后,跟朋友在一起就会主动吸。

  小岳:我是在2013年第一次吸毒的,那年我14岁。当时是跟在社会上认识的朋友在一起,看到朋友在吸,觉得很好奇,就吸了一口。吸的时候觉得很不舒服,但吸完之后整个人非常有精神,一点也不困,感觉还挺好玩的,从此就开始吸毒了。

  我吸毒的朋友圈子里有十几个人,都跟我差不多年纪,为了不让家里发现,我都是到朋友家里去吸,吸完了就一起打游戏。

  【禁毒者说】

  涉毒青少年大多都是先接触到吸毒的朋友,被带上吸毒道路,随后进入吸毒的朋友圈,最终往往只和吸毒的朋友来往。

  禁毒工作者指出,毒品对青少年尤其是未成年人的危害极大。新型毒品主要影响人的大脑和中枢神经,曾发生过吸毒后裸奔、杀人、抢劫等事件,严重影响社会治安和青少年的身心健康。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