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吃黑后被骗至缅甸深山 苏州首起人体藏毒案堪比大片
2017-02-10 08:58:00  来源:现代快报

  人体藏毒,是贩毒分子为逃避打击而采用的一种比较隐蔽的藏毒、运毒方式。藏毒者把毒品包装成水果糖的形状,然后用水吞服,或放进肛门,到目的地后再将毒品排出。一名藏毒者一次可在体内藏毒500克至1500克,吞食毒品一般用时5至10个小时。毒品在藏毒者体内可停留约4天,其间藏毒者基本不进食。由于胃肠的蠕动和胃酸的腐蚀,一旦毒品外包装破损,随时会丧命。

图为警方查获的被包装成水果糖形状的毒品。

  在苏州禁毒部门刚刚公布的一起公安部督办案件中,苏州警方首次遇到了人体藏毒的案情。在该案中,一名绰号叫“红姐”的贩毒嫌疑人在缅甸通过网上招募人员以人体藏毒方式向国内贩卖毒品。其间,由于藏毒者“黑吃黑”,“红姐”将牵线搭桥的介绍者骗至缅甸深山中囚禁索赔,案情堪比电影大片。在多地警方协作下,“红姐”及运输毒品嫌疑人王某等人悉数落网。

  背一次“货”,酬劳1万元,中介费3000元

  肖某原来在昆山从事职业中介,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在网上发布招聘信息。介绍成功一单生意,会有几百元中介费。

  一天,一名自称“红姐”的人在网上找到肖某,说要招人“背货”。之前,肖某也经常接到类似找人跑腿儿的招工信息,一般一天的酬劳在100元左右,但中介费寥寥无几。不过,这次“红姐”给出的价钱让肖某吃了一惊。

  “帮我招人背货,背一趟给他10000元,你介绍过来一个人,给你3000元。”价格如此诱人,肖某当时就明白“红姐”找人“背”的货应该“见不得光”。肖某正在犹豫的时候,“红姐”又说:“你找人来,愿不愿意做都由他,不强迫,只要把那人的身份证发给我,机票路费都由我承担。只有一个要求,就是那人没有前科,是好人。”

  于是,肖某就答应了。随后,他找到张某,介绍了大概情况,张某当即同意。

  “红姐”在网上帮张某订了一张前往云南的机票,张某就出发了。到达云南后,张某才知道,原来“红姐”找他背的“货”是毒品麻古,而且是要吞进肚子里的。纠结再三,张某最终还是同意了。

  分装毒品裹复写纸、包保鲜膜,再套避孕套

  “红姐”手下有一名男子王某,专门负责包装毒品。为了防止毒品在体内破损,毒品包装过程很复杂。王某先用小塑料袋分装毒品,在塑料袋外裹上一层复写纸,复写纸外包一层保鲜膜,保鲜膜外再套上避孕套。包装好的毒品大小和一颗带壳花生差不多大,每包装一个,王某能赚10元钱。

  按照要求,张某把包装好的毒品全部吞服,在接下来的“背货”途中,他不吃不喝,一直到“红姐”指定的目的地宾馆,在卫生间将所有毒品排出,再一个个冲洗干净。

  第一次运毒后,张某觉得风险太大,而且对身体伤害太大,就不想再做了。不过,他觉得肖某的生意自己也能做,就主动向“红姐”提出可以帮忙介绍运毒者,每个人收取3000元的中介费。

  “背货”人私吞毒品,中间人遭绑架被囚深山

  得到“红姐”同意后,张某返回昆山找到肖某,和肖某一起帮“红姐”物色运毒者。但连续找了四五个人,对方都觉得风险太大,不愿意干,直到最后一个才表示愿意,但是意外发生了。

  这名男子得知运输的是毒品,而且数量不小,于是中途“私吞”了这一笔货。“红姐”得知后十分恼火,但又找不到“背货”人,于是找到肖、张两人,只说介绍的运毒者很不错,为了奖赏他们,请他们去云南旅游。

  肖、张两人信以为真,抵达云南后,直接被“红姐”的手下带至缅甸,囚禁在深山里。“红姐”要求两人拿出5万元作为赔偿,否则不会让他们出山。两人身上没带多少钱,只能联系家人汇款。交了5万元后,两人才被放回昆山。回到昆山后,两人决定洗手不干。

  众“马仔”陆续被抓,毒首“赤膊上阵”终落网

  警方在调查中发现,“红姐”手中的毒品都来自缅甸,全部用人体藏毒的方式输入中国境内后,销往云南、江西、武汉等地。待时机成熟,警方迅速行动,将帮“红姐”带货的“马仔”陆续抓获。

  运输渠道全部被切断后,心有不甘的“红姐”让专门负责包装毒品的王某带毒品。王某将毒品分装后,吞下了80小包麻古,还有2包则从肛门塞入体内。这次运输的毒品麻古一共3700粒,重约370克。

  根据线索,去年10月3日凌晨,昆山市公安局禁毒大队在苏州市公安局禁毒部门及武汉、昆明警方协助下,对王某展开抓捕。当天,王某刚刚到达指定宾馆,正在排泄毒品时,蹲守在外的民警突然破门而入,将其抓获。被抓时,王某体内尚有30包毒品。

  王某落网后,“红姐”决定自己带毒。但她担心自己身体受损,不敢吞毒,而是直接把毒品包好后绑在大腿上,准备从缅甸搭乘飞机抵达云南后再去武汉,可刚到西双版纳景洪机场,就被民警抓获。多地警方联手,这起由公安部督办的贩毒案件最终告破,总共缴获毒品约2公斤。

编辑:王丹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