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家韶:为擒毒贩,在寒夜中蹲守
2016-11-21 10:16:00  来源:人民公安报

  档案:徐家韶,48岁,1995年从警,现任江苏省南通市公安局禁毒支队副支队长,历经社区、治安、刑侦等多个工作岗位。2009年起,始终奋战在缉毒一线。他直接参与破获百克以上毒品案件182起,其中千克以上毒品案件20起,公安部挂牌毒品目标案件9起,省公安厅挂牌毒品目标案件28起。先后八次荣立个人三等功,荣获南通市“岗位标兵能手”、“新长征突击手”、“公正廉洁执法先进个人”、“十佳民警”等荣誉称号。

  一个副支队长为何每次抓捕行动都冲在最前面?他不仅是上百次抓捕行动的决策者,更是每次抓捕行动的“急先锋”。他每次是如何做到有惊无险的?

  他是有血性的“急先锋”,孤身上车擒毒贩

  “他当了7年的副支队长,经历大大小小百余次抓捕,总是冲在第一个。”战友任小锋说,徐家韶是名副其实的“急先锋”。

  最惊险的一次当数2013年秋抓捕湖南籍毒贩曾某。经过一个多月努力,南通警方终于再次发现曾某的踪迹。

  “这一次绝不能再让他给溜了!”徐家韶对曾某印象深刻。此前的一次抓捕,曾某一听到敲门声,直接从三楼跳下逃跑了。

  这次,曾某的车辆熄火后停在某小区路旁,徐家韶当即决定实施抓捕。警觉的曾某立马发动汽车。已经靠近的徐家韶来不及多想,直接拉开车门,独自一人从后座上了车。上车后,徐家韶与曾某抢夺方向盘,而曾某则疯狂地连踩油门。汽车在接连撞了5辆车后,失控撞到墙上才停下来,徐家韶当即将钥匙拔掉。

  追上来的战友配合将车内的曾某和另一名犯罪嫌疑人控制住,当场查获冰毒若干,并在两名犯罪嫌疑人身上各搜出一把刀具。

  “有头脑、豁得出、冲得上!”这是南通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支队长朱华兵对老搭档徐家韶的评价。

  面对危险,他为何每次都冲在第一个?徐家韶回答说:“我是带队领导,关键时刻我不冲谁冲?”

  他被称为“智多星”,收费员是他扮演的角色之一

  方脸、圆寸头、小眼睛,头发有些花白的徐家韶其貌不扬,个头不高,站在人群里,谁也不会多看一眼。从事禁毒工作多年,徐家韶扮演过很多角色,高速公路收费员就是其中的一个。

  2015年秋,徐家韶获悉一名犯罪嫌疑人打算从上家进一批货,通过对犯罪嫌疑人以往的行踪分析,他决定在江阴大桥收费站实施抓捕。这一次,徐家韶身着反光背心,化装成收费站工作人员指挥现场抓捕工作。

  毒贩的车辆驶向江阴大桥后,由于天黑视线不好,前哨民警未能及时跟上毒贩车辆。紧要关头,徐家韶果断换上收费人员工作服,站到收费道口。

  当目标车辆抵近收费口时,徐家韶悄然靠近,向车内扫视,凭着多年练就的“火眼金睛”,在与嫌疑人的短暂对视中,判断枪支极有可能在副驾驶的物品箱中。当对方交完费准备离开时,他向埋伏一旁的同事使了个眼色,自己则迅速靠近副驾驶位置。这时,神经紧绷的毒贩感到不对,将手伸向副驾驶的物品箱。徐家韶则在同一时间快速拉开车门,双手死死摁住物品箱。其他同事迅速上前,合力将对方制伏。在其副驾驶物品箱内缴获枪支一把、子弹两发、冰毒2千克。

  “今天要不是那个收费员摁住物品箱,我肯定掏出手枪找几个垫背的,反正我是活不成的。”事后,毒贩很是不服气地对审讯民警说。

  他破案“一根筋”,不揪出“线头”不罢休

  “这么跟你说吧,他是个毒贩抓不到,都睡不着觉的人!”民警周亚栋告诉记者,徐家韶破案有点“一根筋”,不揪出“线头”、不挖出毒源不会罢手。

  2012年10月31日晚,徐家韶获悉南通市某酒吧有两名韩国客人可能携带毒品,连夜带人秘密侦查,将两名嫌疑人控制后,当场缴获冰毒23千克,创下当年江苏省单起毒品案件缴获数量之最。

  案子本该可以就此画上休止符。然而,徐家韶没有就此罢手。这批毒品来自何方、通过何种渠道流通、又将运往哪里?手机里一张不同寻常的照片又是哪里……一个又一个问号出现在徐家韶脑子里。

  徐家韶发现嫌疑人手机里储存有一张某山区花场的可疑照片。他充分利用审讯技巧,深挖细审,掌握了该嫌疑人受香港毒枭安排将28桶制毒原料拉到广东省佛山市高明区一深山内花场进行藏匿、准备制造冰毒的重大线索。

  可藏匿地点到底在哪儿,嫌疑人只在一个雨夜去过一次,也记不清具体地点。徐家韶用了一个“笨办法”。一个山头一个山头找,一个山头一个山头拍。换角度拍,换手机拍,直到拍到一张一模一样的照片,就是这儿了。

  徐家韶顺藤摸瓜,不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点,往返广东、山东、上海等地,靠着大数据研判、反复比对,最终,他带领专案组历时5个多月,掌握了该团伙在境内活动的路径,成功摧毁中国香港、韩国、日本三地毒枭联手构建的一个贩毒通道,抓获涉案犯罪嫌疑人9名,缴获毒品冰毒35千克、制毒原料700千克,总案值上亿元。

  “他办案子有股子拼劲和韧劲”。任小锋告诉记者,2015年初,在侦破一起公安部毒品目标案件时,徐家韶从发现到破案耗时将近一年。

  位于河北省晋州县的一个农村工厂是徐家韶等人此行的目标。“白天有车辆人员从附近经过,一眼就能看到,只能晚上行动。”任小锋说。时值寒冬腊月,北方的冬夜异常寒冷。而徐家韶等人硬是趴在地上开展侦查。

  “那寒气直往骨子里钻,他年近50岁了,却还能坚持下来,甚至还做好了不回家过年的打算。”任小锋说,在蹲守了10来天后,他们终于摸清了相关情况。农历腊月二十四,专案组民警成功收网端掉了这个非法生产制毒窝点。

  “抓的人越多,越感觉毒情形势的严峻,而坐在办公室,给人的感觉只能‘天下太平’。”在徐家韶看来,禁毒没有“舒适区”,要不断给自己找麻烦。每年堆起来的1米多高的研判手稿就是他给自己找麻烦的“证人”。

编辑:王丹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