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出戒毒所他怀揣剪刀找社工,一年后,剪刀化锦旗
2016-06-14 15:41:00  来源:苏州禁毒

  前不久,戒毒人员唐某给苏州市虎丘自强服务社浒墅关禁毒工作站送来一面“戒我毒瘾、终身感恩”的锦旗。在叶顺昌看来,这面锦旗背后写着的就是“信任”二字。“信任对于我们来说,太重要了。”

  为了感谢社工 他带着两瓣剪刀片来报到

  唐某是2014年2月份被纳入的一位社会帮教人员。当时叶顺昌去戒毒所提前介入时,唐某显得非常不配合,“我凭什么要来报到,凭什么要相信你们”。叶顺昌说,这是不少戒毒人员共有的反应,他们觉得我们是警察带来的,就是要害他们,再把他们抓进去,是一种敌对的关系。

  “我们社工是来帮你的,出去后,如果有什么需要都可以找我”。

  “出去也没用,我没钱吃饭,连路费都没有。”

  “那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吗?”

  “爸妈已经不要我回去了,还有个姐姐,要么你让我姐姐打些钱给我。”

  听到这里,叶顺昌觉得有希望了,就怕他们什么要求都没,于是说:“我一定帮你和你姐姐去沟通。”

  他姐姐接到叶顺昌电话后,非常激动,就说她没这个弟弟,希望公安部门能让她在监狱里面度完余生。叶顺昌劝了半天,说唐某已经愿意改好,不再吸毒了,现在有社工一对一介入,相信他能彻底摆脱毒品。

  “他姐姐电话里没和我说,还是很气愤,但后来还是给他打了钱去。”叶顺昌说,这是后来唐某第一次报到时说的。他之所以愿意来报到,就是觉得是叶顺昌说服了姐姐,他以主动报到的方式,表示对叶顺昌的感谢。

  说到他第一次来报到,叶顺昌回忆说,当时他是手上拿着两瓣剪刀片来的,就怕我们会抓他进去,也怕被人盯上讨债,准备拼命来的。

  吸毒人员创业成功 全靠社工一步步帮助

  第一次报到,他们俩沟通了很长时间。唐某从来都是外面混生活的,没有工作过,家里年过七旬的父母也对他失望透顶,不要他回家。社区的街坊邻居连车库都不敢租给他住,提到他人人摇头,认识他的人都有欠账。唐某自己的房子早就被他吸毒吸光了,老婆几年前和他离婚,儿子也不认他。但是看得出,唐某属于那种头脑特别灵活,动手能力特别强的人,只是被毒品给毁了。

  得知情况后,叶顺昌多次找唐某父母沟通,希望能再给他一次机会,让他回家住。社工也会积极帮助他脱毒。两位老人终于答应把车库让给唐某住,并一天给他5块钱。得知这一消息后,唐某非常开心,就回家了。

  叶顺昌知道,大多数吸毒人员之所以会复吸,是因为无聊,不能融入社会,周围的人都敌对他,没有工作、没有朋友,只能去找毒友,想不复吸都难。

  听说唐某以前修过自行车,叶顺昌就建议他重操旧业,在社区旁摆个摊,一来能养活自己,二来也是找点事做,不会无聊着想吸毒。为此,叶顺昌特地和社区领导沟通,领导也觉得这样挺好。

  就这样,唐某的生活渐渐走上了正轨。

  在之后的定期见面中,唐某说觉得修车钱太少,正在跟别人买安利的日化用品。但是很难卖出去。

  叶顺昌听说后,就主动买了他的牙膏,并鼓动女同事买一些化妆品。唐某开心极了。再后来唐某觉得卖松花粉产品更赚钱,就又改行了。现在,经过一年多的努力,他的生意越做越大,已经有上百个稳定客户了,而自己也从一个人变成了一个团队工作室。为了感谢叶顺昌,他还主动上交了以前的吸毒工具,并送来了锦旗。

  首批禁毒社工回忆刚开始的艰难

  说到这,叶顺昌也开心地笑了。也许这就是他在禁毒社工这个平凡岗位上坚持8年的理由。

  2008年之前,叶顺昌在苏州某电子公司上班,有着不错的收入。因为要照顾家庭,他打算换一份稳定一些的工作。恰巧那一年,苏州开始招聘第一批禁毒社工。叶顺昌就来报了名,顺利入职。

  对于这份与以前截然不同的工作,叶顺昌当时感觉实在太难。首先是收入,比以前少了很多。最关键的是,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去做。

  第一批禁毒社工最开始的工作就是和民警对接,要与所有在册的戒毒对象联系上。“光联系这80多个对象,我们组就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叶顺昌说,里面的困难,一般人无法体会。

  首先是要克服自己这一关,很多社工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吸毒人员,在电影电视里看到的形象都是很负面的,不少社工会害怕。“特别是女同志,一开始都是要民警带着一起上门,否则都不敢去。”

  其次,这样的对接与普通工作对接完全不一样,吸毒人员觉得你是警察带来的,是和他敌对的,很少有人愿意配合。社工的工作之一是要求定期与吸毒人员见面,定期对他们进行尿检。“很多对象就死也不肯见面,他们觉得你就是骗他去,然后抓起来。尽管我们说是来帮助他们的,但没人信。有些对象的家人也不配合,明明对象在楼上,家人说不在。有些人连门都不开,就开始骂。我们只能等他们骂完,然后心平气和地解释,只能这样一次次地磨,毫无办法。”叶顺昌说。

  “吸毒人员和社会少了一座沟通的桥梁,而我们就是那座桥”叶顺昌坦言,刚开始做的时候,有想过放弃,实在太难了。但是他在工作中渐渐发现,很多吸毒人员自己也知道吸毒不好,不能吸。但就是因为社会不接纳他们,家庭不接纳他们,导致他们又走上了复吸的道路。

  叶顺昌觉得,吸毒人员缺少一座与正常社会沟通的桥梁。而他们社工,就是这座桥梁。

  比如,吸毒人员和家人的关系。多年的矛盾导致了他们谁都不相信谁。一开始可能因为对象要骗钱吸毒,也说过无数次“真的不再吸了”,一次次的失望让家人对他们失去了最基本的信任。就算这次说的是真话,家人也不会再相信。

  社工就是两头跑,两头劝说,不少家人不信吸毒人员的话,反而很愿意相信社工。而对于吸毒人员来说,社工更是唯一可以信任的人。“现在有很多对象,只见我一个人,只有我打电话去才会接,陌生号码一律不接。”

  就在采访间隙,叶顺昌接到了好几个电话,原来是派出所民警想找一个对象补一下笔录,可联系不上,只能让叶顺昌做中间联络人。“他们对我信任,觉得我肯定不会害他们。”叶顺昌说,其实很多吸毒人员本性都不恶,也知道是非好坏,只是我们外部的社会环境,没能给他们一种信任,一种安全感。

  为了能让更多的吸毒人员能像唐某那样摆脱毒品,自强不息,回归社会,叶顺昌说,这份工作他会一直做下去。

编辑:王丹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