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禁毒微信
《无锡市社区戒毒康复条例》诞生记(一)
2015-10-26 15:29:00  来源:中国禁毒网

  2015年6月25日,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掌声雷动,群情振奋。无锡市北塘区禁毒社工仲阿凤,作为全国100个禁毒工作先进个人中的一员,在这里接受习近平总书记和李克强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

  每二天,6月26日,是第二十六个国际禁毒日,《无锡市社区戒毒康复条例》由无锡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二审通过。从北京载誉归来的仲阿凤,耳边还不时回响着总书记“不获全胜决不收兵”的禁毒誓言,得悉自己最为关注的戒毒康复条例获得通过,更是备感高兴,她激动地说:“我们的工作终于有了专门的法律保障。”

  禁毒社工,是辅助政府和有关部门,开展毒品预防、帮教管控等社会化禁毒工作,帮助戒毒人员戒除毒瘾、驾照社会的专门力量。

  禁毒社工的工作繁杂而琐碎,责任大,风险高。仲阿凤一干就是八年,从对毒品和涉毒人员一无所知成为禁毒社工专家,被戒毒人员视为亲人。她先后帮扶260余名涉毒人员,动员了113名戒毒人员参加美沙酮维持治疗。2012年无锡市启动社区戒毒康复安置就业“百千计划”,她又帮助11名吸毒人员办理了低保,协调安置40余名戒毒人员就业,戒毒人员都亲切地称她为阿凤姐。

  “他们是病人,他们需要帮助!”在阿凤眼里,有太多的戒毒人员需要帮助,有太多的工作需要去做。然而,社区戒毒康复是非隔离的戒毒措施,要做好这项工作,必须要“找得到、管得住、帮得好”,这些都实在是太难了。

  办低保涉及多个部门、没有专门的政策规定,需要一个个地去跑;适应戒毒者的劳动项目少,理解并愿意提供帮助的企业家更少,需要一家家地去磨;戒毒人员习惯了好逸恶劳,家属的态度消极冷漠,需要一户户地去劝;吸毒的反复性很强、复吸率高,戒毒者大多不服管理,需要一个个地盯。一路上,坎坷艰辛,禁毒社工,独自在奔跑。

  “本来我们是能够去参加劳动的,但是因为我们是吸毒的,没人愿意要我们,现在政府想着我们、关心我们,为我们提供就业机会,有这个平台是最好的。现在我大约十天左右就能接到一批活,每批活基本都能衔接上,一个月下来,也有1500左右的收入。”这是阿凤帮教的一名戒毒人员燕子的讲述。她所说的平台,就是无锡市在学习借鉴贵州“阳光工程”经验后,启动实施的“百名企业家帮扶千名戒毒人员安置就业计划”——“百千计划”。

  2012年初,无锡市禁毒办向市委、市政府做了关于加强社区戒毒康复工作的专题报告。并在市禁毒委成立了戒毒人员社区康复就业安置工作领导小组,按工作需要,新增了市工商联等6家单位为市禁毒委成员单位,并在北塘区试点,启动“百千计划”。市综治委也在当年将吸毒人员管控率、社区戒毒执行率、吸毒人员就业安置率纳入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和平安建设考核内容。

  “这是一项良心活,没有经验我们就自己闯,自己动脑筋,想办法!”副市长、公安局长赵志新是这样要求公安禁毒民警的。就业安置,“业”的选择是关键,结合产业结构的特点,无锡市工商联在其中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在“百千计划”起步之初,选择与制造业、服务业配套的包装产业为突破口和切入点,充分利用其生产批量大、劳动强度小、技术难度低、加工收入明、适合戒毒者等特点,与市包装协会建立长期合作关系,为就业安置提供充足的加工货源。

  与此同时,每个县(市)、区的就业安置培训基地建设也在有条不紊、紧锣密鼓地进行着。在北塘区试点的典型示范作用下,其他6区2市或利用现有资源,或积极整合调配,纷纷建立起了就业安置培训基地,并且统一了标识、统一了制度、统一了职责。2012年底,市发改委专门拨款380万元,利用原先市公安局强制隔离戒毒所内的劳动康复规划用地,建设近2000平米的市级戒毒康复就业安置培训基地,购置相关生产设备,安置就业的能力在150名以上。

  “百千计划”,百是过程,千是目标。通过“抓考核、做项目、建基地”,全市以“百千计划”为抓手,与戒毒人员社会管理服务相结合,按照分层次、分步骤,各有侧重、各有特色的思路,积极推进接茬安置、集中安置、分散安置、扶助创业、提供公益岗位安置等类型的就业安置项目建设,到2014年底,全市共妥善安置了700余名戒毒人员就业。“百千计划”,让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变,对好日子有了念想,自己有了手艺,家里有了收入,也重拾了生活的信心、亲属的信任和社会的理解。

  但是,和国内其他同等城市一样,随着安置就业工作的不断推进和拓展,工作中的问题不断显现,“百千计划”的发展遇到了瓶颈,少数地方还陷入了难以为继的窘境。

  社区戒毒康复工作中存在的问题集中体现在规范性、机制性上:有的镇、街道依照《禁毒法》开展禁毒工作的意识淡薄,法定的权利和义务不明确;各地发展不平衡,工作成效受党政重视程度的影响较大;社区戒毒康复工作措施执行不力,超期未报到、严重违反协议和脱管失控问题突出,严重影响《禁毒法》的严肃性和戒毒的实效性;没有相对固定的工作机构和相对稳定的工作队伍,禁毒社工的来源成份五花八门,年龄偏高,素质偏低,任务较重,薪酬较低,流失严重,缺乏稳定性;需要纳入安置就业的戒毒人员不断增多,涉及各部门需要协调保障的环节多,事务性工作不断加重;安置就业生产项目日常的送配货等维护运营成本大,产量有限,短期项目多,有吸引力的稳固项目少。

  《禁毒法》以人为本,开创性地设立了社区戒毒、社区康复等戒毒措施,但是由于配套法规和文件缺失、机制保障不顺畅等一系列原因,《禁毒法》的相关规定一直悬在半空,没有得到有效落实,各地都在摸着石头过河。

  在无锡,截止2014年底,本地籍登记在册吸毒人员已达18246名,各级公安机关共决定社区戒毒5566名,社区康复5869名,这些人如果放任自流,或者管控不力,后果可想而知,我们面临的形势相当严峻,工作任务相当繁重。很多的工作亟待规范,很多的问题亟待解决,很多的瓶颈亟待突破。在现行体制下,光靠禁毒部门一家唱独角戏,单打独斗,可以整合的社会资源、达到的工作效果非常有限;光靠基层禁毒工作者的主观能动性和无私奉献,只会是杯水车薪、事倍功半,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在国家大力推行依法治国的大背景下,只有立法,才能突破。各地都企盼能有一部接地气、有针对性、规范性、科学性的、解决实际问题的地方立法来巩固已经取得的工作经验成果、规范社区戒毒康复日常工作、理顺社区戒毒康复工作机制,更有效地将各种社会资源、行政资源调动到禁毒社会化工作的体系中来,确保每个环节都有保障,每项措施都有规范,每个部门都有责任。

  2013年6月,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姚建华视察全市禁毒工作,在听取了市禁毒办的专题汇报后,认为这是当务之急,人大的领导们现场议定,将规范无锡市社区戒毒康复工作的条例立法计划提上工作日程。

  至此,《无锡市社区戒毒康复条例》的起草制定工作正式拉开了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