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禁毒微信
“心智化干预”如何让戒毒人员远离心魔
2015-07-22 15:15:00  来源:江苏禁毒网

  编者按:2013年12月,重庆市北碚区委政法委与北碚区科协充分利用本地高校资源优势,加强校地合作,委托西南大学心理学部心理咨询研究与培训中心开展了“戒毒人员社区矫正的创新模式构建”专项技术服务项目。该中心对某社区16名社区戒毒康复人员进行心智化干预,将心理咨询经验成功运用于地方对戒毒康复这个特殊人群的管理工作中,减少了戒毒人员的各种心理症状、降低了复吸率、提高了工作效率,收到良好效果。

   “我觉得,心智化干预让我重新找回一些做人的信心。和你们在一起,我相信,在这个社会上好人、热心的人是大部分。尽管有小部分人戴着有色眼镜看我们,但我觉得不能把原因归结到别人身上,是因为我们做的不够好,才让别人对你有看法,这就需要自我反省。”

  这是接受4个月心智化心理干预后,重庆市北碚区某社区戒毒康复人员发自内心的感慨。

  这些曾经在大家眼里无可救药的戒毒人员,如今能够真实准确地表达内心感受,得益于他们接受了心智化干预。

  2013年12月,重庆市北碚区委政法委与北碚区科协充分利用本地高校资源优势,加强校地合作,委托西南大学心理学部心理咨询研究与培训中心开展了“戒毒人员社区矫正的创新模式构建”专项技术服务项目。该中心对某社区16名社区戒毒康复人员进行心智化干预,将心理咨询经验成功运用于地方对戒毒康复这个特殊人群的管理工作中,减少了戒毒人员的各种心理症状、降低了复吸率、提高了工作效率,收到良好效果。

  据悉,该尝试在全国尚属首例。

  心智化干预到底有何“魔法”?近日,《法制日报》记者对此进行了探访。

  心理动力疗法

  吸毒是直接危害个人、家庭和社会的重大问题,国家每年对禁毒的投入巨大。然而,毒瘾难戒,复吸率居高不下依然是困惑世界各国的难题。

  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毒法》和《戒毒条例》分别于2008年6月1日和2011年6月26日施行,我国的戒毒康复措施发生重大变化,由原来的自愿戒毒、强制戒毒和劳教戒毒转变为强制隔离戒毒、自愿戒毒、社区戒毒和社区康复。“社区戒毒和社区康复摒弃了以往以惩罚为主的戒毒体制,明确了以人为本、科学戒毒、综合矫治、关怀救助的原则。代之以针对不同人群、不同性别、不同年龄、不同毒品、因人而异的戒毒康复模式的结构性变革。”重庆北碚区禁毒办副主任、禁毒支队政委张宾告诉记者,“这表明我国的戒毒康复模式在不断完善。”

  重庆北碚区委政法委副书记费开印告诉记者:“北碚区委政法委很重视对特殊人群的关怀和管理,开展了对特殊人群的项目化管理工作。如何有效实施戒毒人员的社区戒毒康复工作一直是一个难题。我们大胆创新,利用周边的高校优势,采用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委托西南大学心理学部开展心智化心理干预项目。”

  “研究发现,毒品成瘾是一种慢性的脑疾病,毒品成瘾者合并人格障碍在临床上极为常见,目前国内外主要以药物治疗联合心理干预为主,心智化治疗就是目前被证明为治疗毒品成瘾的有效方法之一。”心智化干预小组负责人、西南大学心理学部副教授吴明霞介绍,“心智化干预是一种心理治疗手段,治疗师通过构建良好的治疗关系来提高被干预对象的心智化水平,进而增强其情绪调控能力。在国外,心智化干预被广泛用于严重人格障碍病人的治疗,包括毒品成瘾者的治疗。”

  “研究表明,毒品成瘾者存在心智化能力缺损,因而理解和管理情绪的能力薄弱,当内心被负面情绪淹没时,毒品就成为缓解情绪的工具,但毒品会进一步使人丧失心智化,而这反过来又将推动他们吸毒。”吴明霞说,“高水平的心智化能力是一个保护性因素,能够使人理解自己与他人的内心状态,管理情绪、抑制冲动,促进良好人际关系形成。因此,心智化能力的提高,对降低复吸率,改善吸毒者与他人、自己的关系至关重要。”

  提升自我控力

  心智化干预目的在于提高戒毒人员的心智化能力、提升自控力、降低复吸率,减少焦虑抑郁等心理症状并提高社会功能。

  吴明霞介绍,每周一次的干预以小组形式开展,将戒毒人员按身体健康状况分为两组,每周一次,每次进行1.5至2小时,两组均进行了16次。

  戒毒人员在专业人员的带领下,通过情感分享、心智化能力训练等具体措施,逐步形成互相约束、互相帮助的团体,在团体人际关系中学习去关注、识别、理解自己和他人的内心世界,并学习用语言而非行动表达感觉、情绪和想法。

  戒毒人员小陈(化名):“很多事情压在一起,心情很糟糕。”

  咨询师:“心情糟糕的情况下就想到毒品,打一针毒品会有什么感觉?”

  小陈:“感觉好多事情都不存在了,啥都不想,会舒服些。”

  咨询师:“当你情绪糟糕、压力大的时候,就想打一针,打了之后,带来糟糕的后果和伤害。我感到,也许当你想打一针的时候,也就是你想死的时候,吸毒就像是慢性自杀,似乎你在自我虐待。”

  小陈:“我一个亲人都不在身边,生病没人管,觉得生活过的累,就想一针打死了算了。之前我打了一针,开了瓦斯,想死,但是没死掉。生活的压力很大,前面没有太阳,只是一片黑暗,你没有过过那种生活,你是不会了解的,那是很绝望的,干脆死了算了。”

  以上对话,是吴明霞带领其干预团队进行工作的一个片段。

  在这个片段中,治疗师提供了抱持性的环境,使小陈可以提到自己尴尬羞愧困难的感受,可以讨论自己的经历,这是他心智化的时刻。

  在最后一次干预中,咨询师询问大家在干预过程中的变化时,小陈真诚地说:“确实对我们帮助很大,你们到我家里去,我觉得你们不是走形式,你们是出于内心真正想帮助我们,所以说我很尊重你们,谢谢你们。”

  在提到戒毒时,小陈说:“要说一下子彻底戒毒不太可能,但是会减少,我会控制,尽量控制。”

  心智化干预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戒毒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成功的。小陈既看到了自己的成长,也看到自己成长的困难和艰巨,这是一种有心智化能力的表现,也是一种治疗联盟更紧密的体现。

  吴明霞说:“成功的心智化可以为个体提供一种自我身份感和对自己能力的信任;丧失心智化的时刻,则内心充满混乱、痛苦与无法表达的难受。我们的工作就是帮助他们提高心智化能力,理清内心状态,并且在丧失心智化的时候恢复心智化。”

  干预效果明显

  吴明霞团队的成员告诉记者:“心智化干预历时四个月,分为三个阶段,前期是建立团队和进行心理教育,中期是通过各种生活事件的讨论练习心智化的能力,后期进行总结并处理分离。我们循序渐进,逐步改善戒毒人员心智化水平,提高其情绪调控的能力,改善其人际关系,增加他们社会生活的能力和信心。”

  干预结束后,心智化干预小组的工作人员收集整理每次干预的资料和数据,访谈戒毒者的家属,发现被干预者的变化主要表现为:月复吸率减少、自控力提高、反省能力提高、情绪和精神状态好转、身体健康状况状态不断恢复、抑郁症状减少,攻击性降低、思想观念更为积极,社会功能提高等。

  参加心智化干预的何先生说:“现在自我控制力提高了,对吸毒的心瘾不大了。”何先生的妻子汪女士高兴地说:“通过学习,他控制力提高了,现在都是聊怎么工作怎么赚钱,以前聊的全是吸毒。”

  张先生吸毒长达17年,他的母亲在访谈中告诉干预小组:“现在他懂事多了,经常帮我干活,也不再整那个(吸毒)了,以前都是骗钱去整。”

  赵先生静脉注射吸毒28年,他在接受心智化干预后说:“心智化学习对我有很大影响,很有用。以前经常一想起来就去搞一下,现在基本不去了,在控制复吸上很有帮助。”他还开心地说:“吸毒时很瘦,现在长了30斤,从来没这么胖过。”

  “我以前不喜欢上班,接受心理干预后,很主动地找了个工作。”静脉注射吸毒长达20年的陈女士说,“跟朋友邻居的关系也改善了,他们觉得我像变了一个人。现在,我还每天去跳坝坝舞(广场舞),经常出去活动活动。”

  吴明霞说,这就是心智化水平明显提升的表现,自控力提高、学会了思考和抑制冲动情绪,“是用心理能力替代毒品带来的内心安宁”。

  “复吸比以前少很多,这个干预对他们帮助很大。”参与社区戒毒康复工作的社区工作人员反馈说,“现在他们的精神状态有所改善,与家人关系也好了很多,身体也好很多。”

  关怀任重道远

  费开印告诉记者:“这也是创新社会治理方式的大胆尝试。通过心智化干预手段对特殊人群进行项目化管理,加上充分关怀,使他们早日回归正常社会,同时也维护了社区安定,减少了社会危害。”

  据吴明霞介绍,此次心智化干预项目是用科研的方式来验证干预模式的有效性,初步形成了一套针对海洛因成瘾者行之有效的心智化干预体系。这是一项开创性工作,是政府的一次大胆尝试,也是学术领域的一大突破,同时也是海洛因成瘾者的一次全新的人生体验。此次心智化干预的实施,价值还在于探索了戒毒康复人员的内部人格组织、人格障碍分布、依恋模式和心智化能力等方面的特点,使我们对于这个群体的心理特征有了更深入和全面的了解。

  然而,此次干预也存在不少局限性。吴明霞分析认为,此次干预时间太短,配套措施不够完善。相关实证研究显示,心智化干预一般持续一年半以上,但受限于经费、管理等现实条件,此次心智化干预只进行了四个月,许多好的心理品质尚未完全内化到成瘾者的心里。另外,其他综合帮扶措施(如技能培训、就业援助等)未跟上也是客观局限。戒毒康复工作是集综治、公安、卫生行政、民政等部门共同负责的工作体系,还需要通过发动社会获得充足的经费保障,多部门协作,各自发挥优势,才能把社区戒毒康复工作开展好。

  “未对吸毒者家庭人员进行心理干预,也是此次干预存在的局限。”吴明霞告诉记者,此次干预受限于人力物力财力,没有对康复人员的家庭成员进行干预,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干预效果。“如果对家庭成员同时进行心理干预,既可以缓解家庭心理压力,也可以巩固小组成员的社会支持系统,这样效果可能会更好”。

  对特殊人群进行心智化干预等项目化管理,吴明霞及她的团队认为需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追踪与随访已接受干预的小组成员,持续研究干预的有效性,完善干预方案,形成可以推广的模式;构建典型社区、探索长效机制,构建完整的帮扶体系;建设和完善基本数据库,用以预测复吸、再犯等的风险评估。

编辑:赵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