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禁毒微信
孕期吸毒或比一般吸毒罪更大 如何拯救美吸毒妈妈
2015-07-20 09:13:00  来源:江苏禁毒网

  编者按:吸毒成瘾的女人,有能力当一个好母亲吗?答案即便是肯定的,也需要社会工作者、医护人员、心理专家和亲属朋友的帮助。有很多人相信,对于屡教不改的“瘾妈妈”,想要保护她的孩子身心不受毒品侵害,唯有“隔离”一途。在美国一些州,女性一旦被发现孕期吸毒,将面临牢狱之灾,孩子也将被带离身边。这种做法引起了一场关于人伦与法律的激烈辩论。      

  【毒品让七个娃“没”了妈】

  安贝尔·史密斯非洲裔,美国出生,今年33岁,娇小俏丽。她的儿子雅各布两岁多了,有一头茂密蓬松的黑发,笑容腼腆。然而他出生以来,史密斯只见过他屈指可数的几次。她和几十个女人同住在俄克拉何马州塔夫脱市的一间牢房里,而雅各布生活在60公里外的另一个城市塔尔萨,由史密斯的姨母照看。

  2013年2月的一天,史密斯在塔尔萨一家医院生下雅各布,母子都被测出体内含有甲基苯丙胺(俗称冰毒)成分。俄克拉何马州公众事务部(DHS)派人前来面询,史密斯承认孕期内吸毒。DHS随后通知了塔尔萨警察局的丹尼尔·毕晓普,这位一向热衷于保护儿童权益的女刑警调查了史密斯的过往历史,发现她的前六个孩子有三个也是“带毒出生”,于是对她实施逮捕。

  去年4月,史密斯以刑事重罪“疏忽儿童罪”被判6年监禁。雅各布一出生就被政府接管了监护权,其他六个孩子她见得更少。有四个孩子与她的姨母杰米·史密斯生活在一起。这个姨母也曾是史密斯少女时期的监护人。10岁时,史密斯的继父与母亲双双入狱,前者因为虐待继女,后者则因为没能尽到保护女儿的责任。

  如今,因为毒品,史密斯的7个孩子在重复她的悲剧。

  高中辍学后,史密斯本来在当地职校成功修读了放血疗法的课程,但因为欠着1000美元的学生贷款,她一直拿不到执业许可,只能靠快餐店打零工谋生,偶尔还跳脱衣舞。史密斯被诊断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症,从2007年开始吸毒,先是可卡因,然后是冰毒。此时她已是三个孩子的母亲。2008年至2011年间,她又陆续生下三个孩子,医院在孩子出生后施以药物检测,均发现可卡因残留。

  2010年起,她的孩子陆续被DHS带离身边。失去生活重心的史密斯2001年曾自杀未遂。2012年她在超市偷衣服被抓,被判一年缓刑。这意味着她不必入狱,只要在一年内规矩做人,不再惹事,罪名即可被撤销。然而雅各布的“带毒出生”,终于让当局忍无可忍。

  虽然被迫骨肉分离,史密斯没得到多少同情。逮捕令发出后,俄克拉何马州毒品管制局在“脸谱”上发布消息,底下评论基本是一边倒。典型观点如下:“女人为了腹中宝宝坚持戒毒一段时间就那么难吗,我没法相信。竟有人这么自私,好悲哀。”

  【孕妇吸毒,摊上大事!】

  史密斯的故事并非特例。据《大西洋月刊》报道,在美国,被查出孕期吸毒而获罪入刑的新妈妈越来越多。“国际孕妇权益倡导组织”的琳·拉尔特罗与福德姆大学的珍妮·弗莱文2013年发表在美国杂志《医疗政治、政策与法律》的一篇研究报告中,两位作者专家调查发现,1973年至2005年间,全美至少有413起针对女性孕期不当行为而做出逮捕等惩治措施的案例,84%涉案女性有吸毒行为。在去年11月发表于《纽约时报》的文章中,两位作者梳理2005年以来的数据,发现新增380宗同类案例。

  随着滥用止痛药和海洛因成瘾现象殃及婴儿健康的案例增多,被法办的新妈妈可能越来越多。《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刊登的一份近期报告指出,2004年至2013年,需要接受药物脱瘾治疗而被送进重症监护室的初生婴儿数量增长了将近四倍。

  对司法界人士而言,对孕期吸毒女性采取司法行动是一值得注意的新趋势,因为以往打击毒品犯罪行动中,很少有人会单纯因为吸毒而被判入狱。

  耶鲁大学法律教授詹姆斯·福曼说:“如果分析因毒品相关犯罪而入狱者的人数,你会发现99%以上都是因为贩卖或持有毒品而入狱,仅因为使用毒品而获刑的做法很少见。”

  制止孕妇吸毒、保证胎儿健康,是所有人的共识,但为了这个把新妈妈送进监狱,剥夺其监护权,是否真有益于孩子成长、女性进步、社会和谐,美国司法、医疗、社会福利、妇女权益保护领域都有话说,意见分歧严重。

  【毒品对胎儿伤害有多大】

  不少医护人员和警察支持刑罚吸毒孕妇,首先是因为担心孩子的健康问题。一些“带毒出生”的婴儿出现类似“脱瘾”过程的症状,如难以入睡、哭泣不止、焦躁不安。这种伤害有可能影响孩子的生长发育乃至一生的健康。

  布朗大学儿童风险研究中心主任巴里·莱斯特指出,新生儿脱瘾症状最严重的情况是胎儿期接触过类鸦片药物,如海洛因、美沙酮和处方止痛药等。2011年一项大型调查发现,在受孕前夕或孕前期服用处方止痛药的女性,生下严重心脏缺陷孩子的几率比平均高出40%。这样出生的孩子得脊柱裂、脑积水和青光眼的几率也比平常新生儿高。但因为止痛药并不违法,母亲只要能出示处方,一般不会因生下病儿而受到起诉。

  海洛因在美国各州越来越泛滥,但冰毒仍是更常见的危害,尤其是南部和西部各州。去年,俄克拉何马州一共有375名新生儿被检测出体内有违法药物残留,其中大麻占第一位,冰毒是第二位。从1994年至2006年,联邦政府扶助下进行戒毒治疗的孕妇,冰毒使用者比例从8%上升到24%。

  一些研究者相信,冰毒会刺激人体内产生更多自由基,自由基可能阻断基因或妨碍蛋白质的生成,从而妨碍大脑功能发育。

  但是,莱斯特指出,胎儿发育是否受冰毒损害,取决于孕妇本人使用冰毒的频率、数量和纯度。另一些调查则发现,出生时体内测出冰毒的孩子到小学年纪也并无明显智商较低或发育滞后问题。

  反对阵营认为,毒品对胎儿的伤害有多大,目前并无充分的科学证明。相反,强行分开母亲和新生宝宝,显然会加剧对母亲和孩子身心健康的伤害。

  对孕期吸毒如何定罪和处罚,美国各州标准不同。目前只有田纳西一个州在立法上明确孕期吸毒行为本身即为刑事犯罪。在亚拉巴马州和南卡罗来纳州,都有将孕期吸毒定为虐待儿童刑事罪的判例,并获得州最高法院的支持。

  目前,全美大约20个州明确规定,公务人员如发现新生儿有迹象曾接触酒精或违禁药物,有义务上报相关部门;有18个州,包括史密斯所在的俄克拉何马州,则把这种现象列为民事法范畴的虐待儿童罪。

  然而,检方却以“使儿童置于毒品伤害的危险中”的刑事罪名起诉史密斯。这里有一个争论焦点:即还在母亲腹中的胎儿到底算不算“儿童”。

  塔尔萨县地区检察官史蒂芬·孔茨魏勒认为,只要所犯罪行属于极端恶劣的性质,俄克拉何马州的法律并不会严格区分受害者是“出生前”还是“出生后”。他举例说明:“假如有人下手揍一位孕妇,导致胎儿死亡,我会设定这是个本能够存活下来的胎儿,就可以控告这个人一级谋杀。判断的标杆就是一个:你是不是在伤害一个孩子?我不觉得一定要有明确前提说这孩子出没出生。”

  【孕期吸毒,比一般吸毒罪更大?】

  美国妇产科医师学会建议,整个孕期产检过程中,医生应时刻询问孕妇的用药问题,但未经对方许可不得做药物检测,即使发现对方有使用违禁药物嫌疑,也不得向执法部门举报。该学会在文件中声明立场:“靠法律系统来解决围产期酒精和药物滥用问题并非恰当做法。”学会敦促妇产科医师们推动修订针对孕妇的“惩罚性立法”。

  不过,现实中的趋势正相反。在俄克拉何马州和阿肯色州,对孕期吸毒者的判罚比一般持有毒品罪的量刑重得多,史密斯即为一例。塔尔萨的女刑警毕晓普说,在她的部门,经常见到“有前科的犯人因为持有毒品罪被判了两三年监禁,那些判三年的真正服刑往往只有6个月。”

  去年7月,田纳西州27岁的莱茜·韦尔德因参与制作冰毒获刑12年零7个月监禁,量刑之重引发争议。法官声明,正因发现韦尔德以孕妇身份吸毒制毒,才额外加刑6年。去年在威斯康星州,一位孕妇告诉医生自己曾用冰毒、但已停吸后,被告上法庭,服刑18天。法庭还为她腹中14周大的胎儿指派了一位律师。

  佩斯大学法学教授琳达·芬蒂曼认为,近年类似案例增多的原因之一是,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医学上无法预先判断一个孩子是否能顺利出生,刑法上没有把胎儿当做成形的生命。

  但如今,超声仪器等其他医疗设备已能清晰勾勒出一个刚孕育几周的胎儿轮廓,人们能够更直观地感受到这些小豆子一样的东西是个完全仰赖于母亲、可能受到毒品侵害的生命,无形中“母亲有义务保护腹中胎儿健康”的压力也大了起来。

  另一方面,冰毒等毒品越来越泛滥成灾,对孩子的负面影响让人忧心忡忡。2011年,《塔尔萨世界报》报道,在2009年7月至2010年6月间,有数十名新生儿被送回吸毒母亲那里,其中一些孩子的遭遇让人触目惊心:一名神志不清的母亲把10岁大的女儿包上毯子塞进洗衣机,导致孩子溺死;有些吸了毒的大人睡在婴儿旁边,不小心把孩子给闷死了。

  报道引起很大反响,也引起俄州DHS的重视。2014年,俄州被检测出违禁药物的新生儿共375名,DHS把其中68名婴儿带离其母身边。

  反对监禁吸毒孕妇者则相信另一种理念:吸毒成瘾者是病人,并非恶人。“就疾病而言,提供治疗比把人监禁起来更有效,”俄克拉何马州精神健康与物质滥用服务部的专员泰利·怀特说,“就像我们不会说, 这人患有慢性高血压,所以我们要把他关起来。 ”

  相关链接:美国之外,孕妇吸毒罕见入刑

  专家指出,以伤害胎儿之罪将母亲关进监狱的做法在美国之外极其罕见。在2009年的一篇文章中,佩斯大学的芬蒂曼教授写道,截至当时,加拿大仅有一名孕妇因伤害腹中胎儿受到指控。1996年,加拿大一名孕妇把枪塞进自己阴道开火,胎儿却存活了下来。母亲被控谋杀未遂,但法庭最终驳回起诉,理由是按照加拿大法律,胎儿不算人。据芬蒂曼的说法,法国的司法机关大体上也秉承相近立场。

  有调查指出,在美国,体内带冰毒出生的孩子中,有40%两岁之前与亲生母亲隔离;而在新西兰,这个比例是13%左右。新西兰的医疗人员会尽量在早期识认出吸毒孕妇并给予相关帮助,比如把她们送进戒毒所安置,在孩子生下来之后的几个月里,继续提供育儿技能和重新融入社会的支持,但不会向警方举报。     

编辑:赵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