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毒所里的特殊贴心人
2017-12-26 10:29:00  来源:苏州禁毒

  陈道明,曾经是部队的营职军官,2012年因工作需要调整到苏州市强制隔离戒毒所。2014年,戒毒所改建了艾滋病戒毒病室,开始收治“涉艾”戒毒人员。陈道明被安排到涉艾监区负责该监区戒毒人员的教育管理和康复工作。

  他凭着高度的使命感和责任心,胆大心细、宽严有度,不仅得到了同事们的称赞,也受到了戒毒人员的点赞。

  零距离接触

  心贴心交流

  管理“涉艾”人员,最担心的是他们身体发生破损出血。从职业安全防护的角度来说,民警在教育管理艾滋病戒毒人员的时候,可进行防护,如戴手套、帽子、口罩,甚至穿防护服装。然而,艾滋病戒毒人员自卑心理异常严重,对民警穿戴防护装备极为敏感。

  陈道明接管涉艾监区以后,认真学习艾滋病的相关知识。在实践中,他采取对艾滋病戒毒人员面对面谈话教育,无防护直接管理,实现“贴近手心、贴近内心、贴近生活”的戒毒管理模式,拉近了民警与戒毒人员的距离。艾滋病戒毒人员愿意向他袒露心声。

  HIV感染者杨某,入所时已在进行抗病毒服药治疗。入所后沉默寡言,一直不愿谈家人的情况。管教民警多次与其谈话才了解到,原来杨某很早就混迹社会,与家人基本上断绝联系。他感觉对不起家人,也不敢将身体情况以及吸毒被收戒的事情告诉家人,深恐家人担心失望。此外,杨某被查获后身边的抗病毒药物不多,治疗可能中断,因此忧心不已。

  针对他的身体及思想情况,陈道明与其户籍地疾控中心联系,请当地疾控部门将HIV治疗药物寄送至戒毒所,保证其治疗不间断。对此,杨某深受感动。“陈队长同我谈话,让我深深感到他对我人格的尊重,他的目光里蕴含着母爱的慈祥和父爱的期望。”

  学习上的良师

  生活上的益友

  关押在戒毒所里的艾滋病戒毒人员,来自于不同的省市和民族,生活习惯不同,受教育程度普遍较低。陈道明在谈话教育时,向他们宣传艾滋病的常识和传播途径,消除他们的恐惧心理,帮助他们认识毒品对艾滋病人身体的危害性。在生活上关心他们,尽量照顾到不同民族戒毒人员的生活习惯。

  新疆维吾尔族的艾滋病戒毒人员库某说:“我到戒毒所第一天,感到自卑,不敢讲话,又吃不习惯,第二天陈队长上班后,同我面对面谈话,没有把我当成艾滋病人看待,当了解到我是维吾尔族,还特地让厨房每天给我做面食和鸡蛋。”

  吴某是一名艾滋病感染者,在入所初期,他不能接受作为艾滋病感染者还要强戒两年的事实,思想负担极重,情绪不稳定,并以各种理由、方式对抗管理。他在得知妻子(经查也感染了艾滋病)怀有身孕后,觉得无法向妻子交代,情绪更加糟糕。

  针对这种情况,陈道明以真诚的态度多次与其开展平等的对话,针对他内心需求及家庭现状,进行心理干预,使他能够正视挫折,重新燃起生活的希望。陈道明还安排其怀孕妻子来所探视,同所里医护人员一起查找有关艾滋病感染者生育需要注意的事项。吴某深受感动,认识到自己之前的错误,愿意配合治疗与管理。

  吴某被送到江苏句东司法戒毒所后两个月,给陈道明寄来感谢信,在信中告知,他妻子生育了一个健康男婴,感谢自己在苏州戒毒所期间陈道明对他的关心和帮助。

  管理中严格

  心灵上关爱

  陈道明走上这个岗位的第一天就立下誓言,要用心关爱这个特殊群体,做到不嫌弃、不抛弃、不放弃,对所有艾滋病戒毒人员严管厚爱,帮助他们戒除毒瘾,矫正恶习,回归家庭,重返社会。同时,他也明确告诫戒毒人员,身患艾滋病绝不是不遵守所纪所规的挡箭牌,打破他们身份特殊的心理。

  王某曾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但因为一次出轨而感染上艾滋病,最终妻离子散,借毒消愁。入所后,其不服从管理,作风散漫,破罐子破摔,经常为一丁点小事生事端。

  对此,陈道明没有放弃对王某的教育,多次找其促膝长谈。法纪法规教育让其明白事理;病理知识教育让其知晓病情;亲情感化教育让其回归家庭。在陈道明的坚持下,王某逐渐认识到自身的错误,认识到毒品的危害。

  三个月后王某被送到句东强制隔离戒毒所。此时,他也有了发自内心的醒悟,给陈道明寄来了感谢信。“陈队长,请原谅我在戒毒所的错误,是你挽救了我。”

  短短几句话

  饱含着一个艾滋病戒毒人员

  对管教民警的尊重

  寥寥数语

  道不尽的是陈道明日复一日的辛勤

编辑:江苏省禁毒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