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毒是持久战
2016-02-29 14:23:00  来源:南通市局禁毒支队 许庆民

  年末岁初,禁毒同仁们无一例外都在盘点过去一年和规划新的一年的工作。中央经济、城市、政法等重要工作会议提出了一系列新理念新思路新举措新要求,我们应当以此来审视和落实禁毒工作。笔者以为,凡大事最重要的是从党和国家的大政方针出发,给其准确的战略定位。笔者思考的结果是:禁毒是持久战,我等同仁当由此出发打好这一仗。

  首先,我们不可能也没必要重享“无毒国”的所谓盛誉。在1979年我国发现第一起毒案前,我们曾经享有“无毒国”的所谓盛誉30年。这盛誉是我们当今禁毒工作努力的目标吗?笔者的回答是:既无必要也不可能。“无毒国”的盛誉产生于冷战对峙、两岸对峙、中苏对峙等特殊历史条件造成的闭关锁国状态。历史已经证明,改革开放、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强国之路、利民之道,我们不应该也不可能再闭关锁国。而在改革开放、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条件下,国门外飞进苍蝇、本土上长出毒草司空见惯,持之以恒做好灭苍蝇、铲毒草的工作足矣。将苍蝇、毒草严格掌控在社会可承受的限度内,确保改革开放、民族复兴的顺利推进,应当成为我们的工作目标。这一目标在禁毒工作中应当具体到决不允许发生吸毒人员肇事肇祸一次死伤三人以上或一次造成财产损失数十万元以上等等诸如此类的恶性案件,否则,坚决根据法定职责倒查追究有关人员渎职的法纪责任。那种指望禁毒工作毕其功于一役或者对待禁毒工作消极懈怠敷衍塞责都是不对的。

  其次,精麻药品与人类共存亡是基本常识。所谓毒品,是指被滥用的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作为药品,必须保留它,允许它合法存在,即只要人类存在,精麻药品就不可能被消灭。而好奇、冒险、逃避、悲观、病态以及追求快感等人性本身所具有的问题,与精麻药品的功用存在种种天然的联系。医疗机构本身就曾多次发生过监守自盗贩卖吸食精麻药品(即贩毒、吸毒)案件。只要人类存在,精麻药品的滥用(即吸毒)就不可能消灭。在改革开放、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大背景下,国人一天天成为社会人而非单位人,既为国人又为国际人,价值观、世界观、人生观日益多元化,要求国人如改革开放前计划经济年代万众如一远离精麻药品的滥用近乎于讲故事。中国社会也和国际社会一样同样面临这样一个难题——一个与人类存亡相始终的难题:既要发挥精麻药品对人类医疗、教学、科研等有益的正能量,又要严防滥用给人类造成的巨大灾难。解决难题的出路只能是坚持不懈打好禁毒持久战、坚持不懈做好抑短扬长的各项工作。因为毒品问题不可能彻底解决而鼓吹“毒品合法化”, 如同因为粮田长草就要求不去除草,是完全站不住脚的;而奢望彻底解决,也是天方夜谭。

  第三,政治、经济、历史、文化等多种因素的共同作用使毒品问题成为任何一个国家都难以根除的社会顽疾。从政治角度看,全球范围内以毒养恐、以毒养政、以毒养经、以毒养军等问题日益突出,促进毒品问题复杂化,已经并且不断给禁毒出难题;相当一部分国家虽然一直未曾放弃毒品管制,但由于社会的躁动、政客的需要等因素,在立法和执法的宽严把握方面常常摇摆不定。经济利益的驱动,则成为助推精麻药品滥用的最大黑手;贩毒的高额利润,对贫苦人员产生巨大诱惑;暴利驱使毒枭们前赴后继、勇往直前,甘冒杀头之险。在一些国家和地区,毒品问题成为一种历史现象,农民种植和使用毒品原植物具有悠久的历史传统,指望在短时间扭转,几乎是不切实际的空想。任何一个社会的主流文化之外,总是存在属于亚文化的某种东西。众人以为美者,有人偏以为丑;众人以为丑者,有人偏以为美;甚至以吸毒标榜异类不同凡响,荣辱是非完全颠倒,如此之类非多数人意志所能转移。众多因素共同作用,使得毒品这一痼疾,任何国家都难以彻底根除。我们的选择只能是从国情出发打好禁毒持久战。

  第四,禁毒政策的国别差异使得禁毒国际合作大打折扣。虽然毒品有大害已经成为人类社会的共识,但具体到哪一种毒品以及如何处理涉毒问题,各国政府由于政治、经济、历史、文化、外交等众多因素的制约以及冷战思维的存在、霸权的需要等,制定和采取的的禁毒政策差别很大。有的国家对毒品违法犯罪惩治十分严厉,有的国家则显宽大。有的对贩毒分子打击坚决,只要拥有一定数量的毒品就判死刑,而有的虽有法律严禁,但实际放纵。还有的甚至立法允许所谓“软性毒品”限量买卖消费。由于一些国家已经废除死刑,毒贩在那里没有死亡的威胁。此外,不同国家的司法机关对涉毒犯罪分子判罪的宽严程度悬殊很大,这也给毒犯们回旋的天地。因此,禁毒政策的国别差异及其带来的国际矛盾,往往给毒贩们以许多可乘之机和巨大的活动空间,给许多国家的禁毒和整个国际社会的禁毒平添不少困难,国际禁毒合作应有的效果常常被大打折扣,我们只能主要立足于国内打好禁毒持久战。

  第五,“毒品合法化”的鼓噪不断干扰禁毒事业。在中国,鸦片战争之前朝中就有“弛禁”派,近期国内又有知名学者宣扬“允许毒品合法交易”。西方“毒品合法化”亦由来已久:一种坚持使毒品完全市场化,一种或称之为“受控合法化”。他们的共同点都是打着通过“毒品合法化”消除毒品危害的旗号,但他们都忽略了毒品有害的基本原理,即精麻药品内在的对人类有害的成瘾性。他们忽略了即便在医生严格监督指导下使用精麻药品也出现过不少严重医源性成瘾后吸毒。尽管成瘾是涉及医药学、生理学、心理学等众多学科的复杂问题,毒品不同品种的毒性(特别是心理与生理成瘾性)及人类族群、个体吸毒反映的差异也客观存在,但历史和现实的无数事实已经证明毒品有害,我们绝不可能以牺牲国家民族利益、牺牲公共安全为代价去迁就少数人挑战人类理性,我们每一个国人也不应当抱有任何侥幸去尝试第一口。然而,人性的弱点加“毒品合法化”鼓噪的影响使得相当一部分人更难拒绝毒品的诱惑,必须持之以恒回击这类鼓噪。

  无疑,禁毒是一场未有穷期的持久战。作为禁毒人一方面要牢记那段刻骨铭心的历史——毒品让多少国人陷入半人半鬼的萎靡,国家几无御敌兵充饷银以致山河破碎;另一方面对禁毒这场持久战要有清醒认识,着力在引领禁毒工作的新常态上下功夫。年末岁初要认真扬长补短、拾遗补缺:在“防”这一面,要将毒品预防渗透到社会治理的方方面面;在“打”这一面,要将全警参与禁毒人民战争的职责落实到每一个警种;在“建”这一面,要进一步加强禁毒法制建设,织密禁毒法网。

  总之,新的一年要努力引领禁毒工作的新常态:将包括禁毒指挥协调机构的健全、禁毒预防教育、精麻药品管制、易制毒化学品管理、毒品原植物的禁种铲除、缉毒破案攻坚办案、禁吸戒毒特别是社区戒毒(康复)以及禁毒法制建设等在内的各项禁毒工作,切切实实全面向前推进,努力为经济社会发展创造更好环境。

编辑:王丹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