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一禁毒民警岗位上累倒 不幸确诊为白血病
2017-01-10 09:14:00  来源:中国禁毒网

  温州市委常委、公安局长罗杰前往医院看望慰问患病住院的禁毒民警王焕乐,反复叮嘱他要安心养病,保重身体,鼓励他要保持信心,战胜病魔。

  “好累啊!让我休息会儿吧!”

  下乡督导工作的同事们先下了车,开车的王焕乐独自趴在方向盘上打个盹。那个时候,大家就有些担心,“焕乐是不是病了?”

  谁也没想到,他不仅病了,还病得那么重。一个星期后,也就是上个月,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这个复杂的名词,毫无征兆地成为王焕乐的梦魇,让所有关心他的人,心头蒙上一层阴霾。

  10年了,为禁毒而生的民警王焕乐,出生入死都是日常,却被这个陌生的名词,拖进了重症监护室。他本可以选择另一种安稳,过上另一种人生,一切都是那种甩不开的信念。

  “不能让焕乐就这么走了!”听说得白血病的他,急需补充血小板,一百多名同事争着报名献血。

  1月3日,市委常委、公安局长罗杰也赶到医院看望他。

  A.缉毒

  身中多刀

  坚持按到毒贩没力气反抗

  “湄公河惨案”尘埃落定后,湖南电视台邀请到一名参与办案的民警,他在节目上说,“缉毒警察是警察中的警察……”寥寥数语,道尽缉毒民警的艰险与使命。

  13年前,1979年出生的王焕乐考入警队,两年多后调入市公安局禁毒支队一大队。他和同事吕杰,成了两匹黑马,冲锋在缉毒第一线,过上了一段刻骨铭心的血色生活。

  2007年1月,王焕乐参加禁毒才两三个月,就加入侦破一起大案子。

  有个大毒贩张某,外号“蜘蛛侠”,做事够狠够绝,手头有完整的贩毒网络。初出茅庐的王焕乐,一路跟踪侦查,分析能找到的所有蛛丝马迹,看清了张某隐藏的种种秘密。

  当年1月16日晚,王焕乐查出张某正和广东上家商量如何接货。

  第二天中午,张某果然到温州汽车南站附近取货,埋伏的民警一拥而上。张某插翅难逃,遗憾的是,他的帮手张某某逃了,这个人一旦回去,不知有多少没曝光的毒点甚至毒贩会漏网。

  幸好有王焕乐,他已在车站里蹲守一个通宵,当时正负责外围侦查。很快,他在一条小路上发现张某某的踪迹,孤身追上对方。

  买卖那么多毒品,被抓是死路一条,张某某掏出匕首拼了,王焕乐比他更拼,两人以命相搏。身手更矫健的王焕乐把张某某按在地上,直到对方没力气反抗。

  跑来支援的吕杰,忘不了那一幕,王焕乐抓到贩毒嫌疑人后很开心,可他的身上留下很多刀口,“他真是在拼命”。

  缉毒期间,他总共参与侦破获案件70多起,抓获犯罪嫌疑人120多名,缴获毒品90多公斤。

  B.戒毒

  护航G20

  组织排查万多名瘾君子

  经过几年风风火火的缉毒生涯。王焕乐适应并有些喜欢上了这种打击毒品犯罪的日子。可到2012年,他被调入禁毒支队二大队,这支队伍另一个名字叫“禁吸戒毒大队”。

  想做好“禁吸戒毒”的工作,就得多下基层,有些类似社区民警,但日常工作更加繁琐。

  王焕乐开始“转型”,他要和颜悦色,像“闲事婆和事佬”一般走街串户,跟社区的住户交朋友。直到他倒下那天,全市200多个乡镇街道,有三分之二留下过他的禁毒身影。

  让二大队的同事们惊讶的是,这名新来的同事精力格外旺盛,一有空就到吸毒人员家里走访,甚至开起吸毒人员座谈会,跟“瘾君子们”一起谈自己的生活和感悟。这种形式很像美剧里常出现的互助会,让一些犯过同种错误,或得上同种疾病的人定期聚在一起,在一次次感同身受的讲话分享后,参与者慢慢能汲取能量,解开心结。

  王焕乐总结出“孝道教育,心理干预,职业培训,个性化服务,就业安置,社区矫正,融入社会”为一体的综合戒毒模式。

  这套模式效果怎么样?王焕乐的领导用一句话形容,“在全国范围内得到广泛采用和推广,受到国内各界人士的高度赞誉”。

  时针划到2016年,G20峰会给浙江每一名民警的精神上了发条。多年的厚积,在这一年薄发,王焕乐解锁“学霸技能”,撰写了《温州市涉毒病残人员现状分析报告》和《温州市外来流动吸毒人员现状分析报告》调研材料,深入分析全市病残涉毒人员和外来流动吸毒人员的现状、存在问题,并提出建立长效管理机制的建议。更惊人的是,他还组织全市排查流动吸毒人员11629名,严密管控病残涉毒人员1042名,可以说,为维护社会治安稳定、确保G20峰会的顺利召开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C.治病

  确诊白血病

  罗杰局长鼓励他战胜病魔

  就是这么优秀的王焕乐,就是在2016年,病魔没有放过他。

  顶着酷暑烈日,在杭州超负荷执勤20多天后,高烧不断的王焕乐回到温州。可刚回来,又碰上禁毒年度督导检查。同事们事后回想,那个时候就看到王焕乐似乎很不舒服,可他从来不说,直到确诊前一周,还参加督导组,全程参加下乡检查考核,不知道耽误了多少治病的机会。

  上个月,等完成所有任务后,王焕乐才请假到医院拔牙,半张脸都肿了。护士按流程给他验血,发现血小板偏低,再次确诊,竟然是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这种白血病,从第一个基因变异到发病不到半年,很难预防。

  附一医重症监护室门外,王焕乐的妻子林梅芳说起很多的过往。她跟王焕乐一起考上中国政法大学,在校园里相识相恋,毕业后,来自福建的她,跟着他到温州生活。那时,两个懵懂的年轻人还在律师事务所里当助理,他们计划当律师。安稳的生活没过多久,王焕乐抑制不了对警察的向往,先考进市公安局法制部门,后来才去的禁毒支队。林梅芳拿出所有的尊重和支持,独自操持着整个家和自己的律师梦,她担心过也害怕过,最忧虑的莫过于王焕乐“说走就走的出差”和“不能说的案情”,下次能否再相聚也难以确定……

  那么多年,那么多穷凶极恶的毒贩,王焕乐都挺过来了,读小学的儿子,成为他的粉丝。林梅芳本该安心,可不幸的降临从来不讲道理。

  主治医生介绍起王焕乐的病情,他正接受着“诱导治疗”,眼下第一个疗程还没过,已经出现并发症,情况有些危险,如果能度过这个危险期,治愈的可能性比较高。

  在住院病房,罗杰局长反复叮嘱王焕乐要安心养病,鼓励他要保持信心,战胜病魔!他还指示相关职能部门要尽量给予支持帮助,切实解决后顾之忧,确保患病王焕乐能放心治疗早日康复。(记者叶雄伟/文 通讯员李敏书/摄)

编辑:赵艳